Andersen.Net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 

 

 

 

 

请尊重知识产权!未经作者及本网站同意,请勿将此文章转贴、发表!

请本文作者与本网站联系

无题

吴伊凡

    每天到了星期天吃过晚饭以后,就会有一种即将奔赴刑场的感觉,好象以前的死囚犯被砍头之前,给一顿饭管饱的样子。尽管还是会在哪个酒吧或者书屋坐着,可脑子里已经在想明天该穿什么上衣,什么裙子,去配哪双皮鞋。

    虽然心里很明白大伙儿都这么人模狗样地活着,这没什么大不了,可还是不行。每次穿着西装、短裙,踩着皮鞋,挺起胸,收起腹,一步一个响地在公司里走动时,我心里的悲伤总会油然升起。曾几何时,一觉睡到九点,胡乱套一件T恤和一条短裤,然后拖着懒汉鞋赶上午第三节课的日子,哪里去了?

    坐着,起来倒水,又坐着,起来上洗手间,又坐着。左边是电脑,右边是底稿,抬头是天花板,脚下踩着地毯。中央空调永远静静地“咝咝”吐着冷气和暖气,四季如春。有时侯我抬头望着通风口会呆呆地想,那里面出来的空气是不是还带着哪一层楼哪个人打出的喷嚏。记得以前公司里来过几个人,带着温度计模样的东西量这量那,据说是来测试空气质量的,之后就杳无音讯,连个结果也没有。要是往深处想,心里都会发毛。窗户永远是关着的,当我站在窗边往外看的时候,觉得很闷。对面的大楼露台上有一个露天泳池,阳光灿烂的日子,会有人游泳。我嫉妒得牙根发痒。

    唉,又能怎么样呢?于是还是坐下。来吧,来吧,一堆一堆的底稿,把你们干掉。还有报告,写好了赶快去打印。老板又让作个research。客户的电话,喂,小吴啊,想找你一件事情,你看这样可以不可以?心里气得不行,他妈的,他妈的。一个早上收到10个E-mail,2个又是chain-letter,2个屏保文件,这些都好打发。吃饱了饭闲得发慌,整天琢磨 着捉弄人的technique partner,连发3个。又有新的税务法规出笼啦;2000年到了,务必注意 客户是否有千年虫的风险;还有,今天我们的客户上市,记得不要去买股票。算了吧,谁有兴趣,全是些垃圾股。远在美国培训的经理也发3个,指使着做这做那。真不知道现代科学发达了是件好事还是坏事。广告上整天宣传“沟通无限”,可象机器人一样,给老板们遥控着干活,滋味可真不好受。自从有了网络,每个辞职的同事临行前都会发上那么一个E-mail,内容无外乎是,各位同仁,这几年和你们在一起是我难忘的日子,谢谢你们。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。新的E-mail地址是××××,记得保持联络。收到 这样的邮件,大部分人心里不那么好受,酸咸苦辣,难以形容。只有极少数意志特别坚强,前途特别无量的人可以保持心如止水,无怨无悔。

    有的时候也会很空,就是当你看见到处一堆一堆的人凑在一起聊天的时候。话题一般有两种,之一是吐苦水型的,比哪个项目苦,哪个客户凶蛮,哪个partner更“捉”;之二是娱乐型的,哪儿的酒吧有个性,哪个KTV效果好,哪个饭店的菜好吃。今年结婚的人骤多,于是又添一个话题,几个已婚女同事们围成一圈,甜蜜无比地讨论怎么烧小菜,什么时候养小孩子最好,听得我这个二十五岁尚在单身的大龄青年一楞一楞的。这种时候是这些已婚妇女最开心的,她们会用很可怜的眼光看着我说,小吴,找一个吧,年纪也不小了。我只好无辜地回答说,我也想啊,不过找不到,也急不来吗。

    这些都是明的话题,尽可以放开声音讲的。在这些声音下面,还有另外一种声音,象春天里的风一样,轻轻地,但却迅速地,从一个角落到另一个角落,传播速度之快,比网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转眼间风雨满天,只有那一个人不知道,就是当事人。当你以为没有人知道的时候,其实人人都知道了。这种风有时是桃红色的,有时是黑色的,有时是无色无味的,而且忽大忽小,忽是忽非,忽而360度大转弯,忽而又无影无踪。不过我现在已经学会怎么应付它了,八个字,见怪不怪,沉默是金。

    工作的时间长了,也开始懂得会看人脸色行事。大学里的时候可不用管,老实说拍毕业照的时候,班主任连拍了我几下肩膀,也没叫出我的名字,还是我自我介绍了一下,才没让他难堪。工作了,才体会到父亲一直教我“夹紧屁股做人”的道理。比我大的都是老板,一句话就可以永远把你打入冷宫,哪里还敢想什么洒脱,率性。不过老板到底也都是人,有机会的时候表表苦劳。反正死活也要加班,何不表现得象勇敢的烈士,也不要做个强扭的苦瓜。这个老板喜欢漂亮的总结,就来一个吧;那个又喜欢先看内部控制测试,好喽,放在最前面,让你一次看个够。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猛然惊觉,发现已经成为习惯,也只有苦笑地安慰自己,为了谋生。赚钱了如何,多作一些好事吧。想想马屁能帮一个穷人家孩子读上书的时候,心里也就平了。我的哲学是,爱情诚可贵,自由也可贵,若为生命故,两者皆可抛。先把自己养活了吧。至于自由和不羁,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的眼睛深处,谢天谢地,它们还在,正在休养蓄力,于是又开心地跑回去替老板卖命了。嗨,听说了没有,又接了一个H股呢。努力啊努力,胜利在向你招手,曙光在前头。

    真是什么人都有啊。有老婆远在异国他乡,经常偷偷摸摸在电脑上打国际长途热线的;有从来不系裤子皮带的男同事象个公鸡一样走来走去;有象sex symbol的,酷脸上一对色眼 ,惹得那些刚进来 的小女孩晕晕乎乎的;有嗓门象喇叭似的,隔着三条走道你都知道客 户要他作1亿2,但他只作了1亿。我在座位上,扭得象一条丝瓜,为了一个英语单词苦思冥想,后面的老外对着电话大声讲话,喂,你好,我是胡润,胡说八道的胡。编者注:胡润离开安达信后,创立“福布斯大陆富豪榜”我只有苦笑,看来说中文比英文难,也不一定。胡润是我平生仅见唯一好玩的老外,整天不务正业,满脑子的怪点子,说起中文来还很溜。有一天我看见他对着电话轻轻地说,他妈的,他妈的,看来颇得了我的真传。这小子是个壁球迷,曾经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拉了赞助商赞助壁球协会,结果都赞助了我们。走之前他说,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三年后看见我们公司成为上海壁球最好的公司,而希望我能进入女子前十。我心里很感动,虽然心里没什么雄心,但还是举起手臂挥了一挥,表示绝不辜负他的厚望。

    工作的同时,我也默默地偷偷看着身边的同事们。希望他们听见了可别生气,这只是天生的一种爱好而已。观察一个人是很有趣的,也是很有成就感的。你揣摩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他是否善良,勇敢,正直,是否虚伪,还是率真。我发现一个真理,当你了解一个人多过他了解自己,你就有把握面对他,可反过来,当你暴露太多,却无法了解对方,那就危险之至。渐渐地我发现,人们是多么需要沟通,需要宽容和善意的提醒。我可以看见这些东西,它们还在,时不时地会发光。但大部分时间,人情的冷漠和生存的压力抑制了我们变成一个真诚,自然,面对自己的人。所以大家一边喊着累,一边暗中较着劲儿,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。小时候我很喜欢睡觉,曾经试过昏睡两天两夜的日子。那时觉得生命是耗用不尽,只嫌日子过得慢。现在呢,星期一我就把周末的两天安排满了,留给自己的时间永远是嫌不够。一本书还拿在手里,脑子里就想着还有哪些小说没有看过。可怜的父亲,从小他就教导我学做一个女强人,现在整天唠叨地说,别太卖命了,钱够花就行了。而我这时加班到十二点才回家,正以大炼钢铁的热情,爱抚着床头边摞得象小山一样的书本。

    大学毕业三年,做了三年的公司人。记得考大学填写志愿时。为了填“广告学”还是“国际会计”和父亲大吵一架,最后还是屈服。现在我有一点感谢父亲,如果没有当初他替我画的那几个圆圈,我想现在我不可能在天气好的黄昏,在哪个浪漫的角落享受美餐,也不可能成堆成堆地往我的小窝里搬自己喜欢的小说和CD,更不可能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拿着酒瓶坐在马路边对着落日唱歌。三年的牛马生涯,从一个敏感内向的孩子变成了百折不挠,铁皮钢面的干将。我很惊讶地发现,原来人的潜力是这么可怕,连电脑都累得反应迟钝时,人还是要挺着不出差错。慢慢地,自己变勇敢了,自己变清楚了。明白了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;什么东西,为了生存,在不违背自己原则,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,不用那么认真;什么东西,为了不白生存,即使可能会影响生存,也要冒大不韪去坚持。

    三年以后,我在想是否应该走。自从变得勇敢和清楚的那一天起,有个声音一直在召唤我。这阵子以来,这个声音越来越响,当我在街边的老妇人手里接过白兰花和她聊天的时候,当我几次路过大海,抑制不住想要拥抱它的冲动的时候,这个声音勾引着我。象杰克.伦敦笔下的狼狗,我深刻地体会到它的冲击。

   如果有一天真的走了,我也会用一个e-mail来告别。它将会是这样子,我想用中文:各位 同仁,很 高兴在这过去的几年里和你们一起奋斗,渡过了无数个难以忘记的日子。我想 念着深夜十二点我们一起脑门发亮,两眼发直地编造BAF,BIF;我想念着annual outing 和你们举杯痛饮,开怀小醉;想念着许多年以 后,我们有一天相聚,大家视力良好,思 维敏捷。我这厢失礼,先走一步,衷心希望大家一切都好,结婚的结婚,发财的发财。剩下的路很长,如果有一天,我们不在一条路上,也要走得自信,快乐。时时想着你们,我的朋友们。


 

@ 2003 Andersen.Net All rights reserved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