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dersen.Net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 

 

 

 

 

请尊重知识产权!未经作者及本网站同意,请勿将此文章转贴、发表!

那年,不属于橙色

黎远

2002年,一个注定不属于橙色的年代。
  是的,当提起橙色记忆的时候,也许更多的人会想到的是欧洲的一支足球队,那里曾诞生过世界上最杰出的足球英才,那里曾经写下过三剑客无数激情的故事,那里曾经洋溢过风车下伴着郁金香花香的动人传说。同样的,许多人也会想起一间著名的公司,那里也曾诞生过世界上最杰出的商界英才,那里也曾经写下近九十年的橙色故事,那里也曾洋溢过一群充满激情的年轻人最浪漫的传说。几乎没有人不以为,橙色的故事会一直地延续,一直动人下去,无论在绿茵场还是在别的地方。那个支球队叫荷兰,而那个公司叫安达信。
  我是荷兰队的球迷,当我开始看球的时候,正是三剑客红遍亚平宁的时候,那个时候欣赏巴斯腾的优雅表演成为我最兴奋的时刻;我是一名安达信人,大学毕业的时候,能够幸运地入围安达信,也成为兴奋不已的一刻。不过那都是一年前了,如今,荷兰队的英才们不得不洒泪痛别了日韩世界杯,而安达信更是轰然地倒下,令人不解的是,荷兰,安达信,用于书写名字的竟都是橙色,莫非,这真的是巧合。如果说荷兰的倒下只是命运的一个玩笑,或者说是足球是圆的这句名言的一种诠释的话,那安达信无疑是英雄般的倒下。对于荷兰来说,世界杯只是四年一个轮回,而对于安达信来说,这次倒下最终成了九十多年历史的一个绝响。
  每天我会步行八分钟,坐地铁到淮海路的瑞安广场,今天当我习惯性地走到地铁站时,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地已经不再是那里,惊异之余,竟有些不舍和不安。不舍的恐怕是那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的苦辣甜酸,虽然那些回忆并不都是美妙,虽然也曾想起半夜加郁闷时突然发出的呐喊及摔东西的砰响,但如今呢,我坐在另一辆车里的时候,闭上眼睛,眼前重复着是往天下了地铁,在黛玲特买了早餐,坐在靠淮海路的位子上一边嚼着早饭,一边等那台IBM600E开机的情形;而如今,下车的地方早已没了黛玲特,窗下已不是繁华的淮海路,手中的电脑虽然速度如飞,却还是怀念当念那台600僵硬鼠标带人留下的清晰质感……不过现在,一切都过去了,一切都已改变。
  我却也会不安,因为明白了一个道理,从没有什么东西是强大的。五大在人们心目中曾经是稳健和牢靠的代名词,也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故事会一直续写下去,直到安达信的轰然倒下。如果说安达信曾经强大,那此后,就得明白,任何强大的东西也有倒下的一天,谁都一样。说是不安,并不是总担心自己的雇主会出事,只是不由觉得自己身后无数学子们在毕业觅职的时候,面对一幅幅绚丽的招聘海报,更难分辨出哪里才是自己的寄托,因为强大可靠从此被蒙上了一个阴影。
  我每天都会看中央五套的你好,世界杯,最难忘的节目无疑是那期回顾荷兰队的橙色记忆,耳边是赵传苍桑的歌声心飞得很远,爱因此没有界限,而你依然在我眼前,象昨天一样的笑脸……”,画面是戴维斯、西多夫的长发在风中被吹动,是范尼斯特鲁伊回首时含着泪光的茫然眼神……我的心震憾了,我录下了这个画面,一遍一遍看着。我总觉得那歌声是在唱给我和安达信的同事们。在众人的眼中,来到这样的企业恐怕没有人指望树立何等崇高的忠诚度,但是当你要离开的时候,竟真的有一种不舍和依恋。那天,我们在公司的最后一天,我们默默地收集了有公司标志的信纸和信封,因为从那以后,那个橙色的圆形标志将在人们的心目中渐渐淡去,虽然大家表面上有一些欢笑,更在谈论着新的公司给大家的薪金,但每个人心中都难以免除那一抹离伤。平时可能公司里的人用得最多的东西是Powerpoint,所以大家对PPT的文件总是更加敏感,在我还掉公司电脑的最后五分钟,我迅速地做了一张Powerpoint发给了咨询部所有的人,那是一张橙色底色的图象,两张图片被黑框定格,一张是伴着橙色圆球的ANDERSEN,而另一张是在范尼斯特鲁伊回首时,茫然的眼神和长发一起,飘散在风中。在旁边,我写下一段文字,我不希望追回什么,只是想让每一个曾属于ANDERSEN的人不要淡忘这群人在一起时的时光,不要淡忘那一份橙色记忆
……
  
 

@ 2003 Andersen.Net All rights reserved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